透视杀医案:怎样改革才能缓解医患矛盾?我们提了一个方案……【皇族电竞】

泡沫雕刻机 | 2020-12-05

12月24日凌晨,北京民航总医院杨文医生被患者家属孙文斌持刀杀害。 事件发表后,舆论哗然,“医学界”根据事件展开了持续追踪。 12月26日,我们发表的评论: 《关于杨文医生被杀死,我们有3个问题要回答中国医疗》。

皇族电竞

这篇文章在“医学界”收到后,新闻报道时读者约20万人,后台facebook达到600件。 坦率脆弱的时事评论,有行文祥和含蓄,居然有这个点击量,这和笔者的期待非常接近。 网民“格达”facebook指出了中国医疗的核心问题。

“杀死医疗和医生的大心脏病的背后只是医疗业务的市场价值太低了! 你为什么不杀了医生? 在诊察中,医生无法满足患者的市场需求,或者解决问题患者的问题,引起医务人员的对立! 过度劳累杀人在医生的一次救治中得到的医疗收益太低,必须通过大量的过载仪表作业,获得更多的收益! 这是还不存在的问题! ……到目前为止,医疗关系没有进一步恶化! ”网民“外科医生张洁”说:“找问题所在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不好! ”。 网友“Singer在批评笔者。 “在提出问题时,应该明确提出解决问题的现实建议吗? 否则就是口炮! ”为了不成为“口炮男”,试着谈了医疗改革。 医疗价格的变形是我国医务人员对立的根源,为了解决问题,需要问问题的来源是什么。

根源是医疗服务的价格太低了! 在市场经济中,价格是调配的指挥棒。 医疗技术服务价格过低的必要结果是医疗服务的收益足以涵盖越来越少的医院运营成本。 医疗机构怎么办? 他们不会通过其他手段得到补偿。

医疗界不存在普遍的红包和受贿现象。 因为市场使用“潜规则”向医疗机构和医生获得“补助金”。 对个人来说,是贿赂和洪水泛滥。

关于设施,用药养医,检查营养医生,进行过剩医疗。 这个补偿机制非常古老,带来不公平,伤害医生的健康,使医疗关系好转。 笔者指出,目前医疗服务的价格极低,其带来的“用药养病、过度用药、过度医疗”等副作用是中国目前医务人员对立的根源。 医疗保险的低确保度是医务人员对立的经济基础。

医务人员缺乏信任是医务人员纠纷的催化剂。 在北京民航总医院的“杀医生”事件中,有缺陷的医疗保险医疗制度是医院让责任患者住院,中药注射液醒来凝固是加剧了患者对医疗方面的信任危机,遭遇经济痛苦的家庭典型的“反社会人格”的“前屠夫” 将来,我们需要基于价值医疗,以患者为中心,承认医疗工作者的专业价值和合法权利的新医疗系统! 如何通过医疗改革逐步实现上述目标? 笔者指出,不应该加快三医同期的新医疗改革,三步走来变革和提高中国的医疗体系。

第一步,加快医疗保险缴纳改革,对违宪医疗的“大扫除”目前我国医疗卫生支出约为6万元。 考虑到临床上不存在的违宪药品、违宪检查、违宪化学疗法等,中国的医疗违宪部分估计占总费用的40%左右,如果能超过高效率的医疗系统的水平,将违宪医疗降低到20%,就能节约约12000亿元。 大约30%的医疗费是药品,药物所占比例依然大大低于经合组织的平均水平。

药物浪费的医疗费令人难以置信:保肝神药每年100亿元,神经内科神药每年200亿元,中药注射液每年达到1000亿元,再加上大量低价仿制药和逾期专利药、毫无根据的有效性中药、欺诈的大输液和抗生素等 剩下的6000亿元从哪里出来? 为了控制违宪检查和违宪化疗,可以实行疾病类别费用、头别费用等,建立正确的激励机制,为性刺激医疗机构节约费用。 在“超级医疗保险局”策划中国医疗改革的新格局下,医疗保险的缴纳已经成为医疗改革的核心问题。 11月26日,最低领导人主持人第十届“深改委员会”会议通过《关于深化我国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其中明确提出“建立有效的医疗保险缴纳机制”。

如何建立“高效使用”的医疗保险缴纳机制? 核心是方法论和标准。 笔者指出循证医学证据不应该成为判别医疗产品有效性的唯一标准。 公共卫生技术评价(HTA )不应该成为产品加入医疗保险的必要条件。

专家根据HTA的结果识别独立国家不是产品进入医疗保险的唯一途径。 国家不具体:严格可靠的随机双盲对照研究结果不能证明其疗效的药品、仪器、化疗方法,不允许缴纳医疗保险。

卫生部门不得把这些没有可靠证据的医疗产品都列入《临床重点监视目录》。 药监部门可以拒绝已经取得临床批准书的药品、仪器、化疗手段在期限内取得循证证据,超过期限不能取得的,必须强制注销。

如果这些企业不应对怎么办? 也可以采取司法手段:如果得不到可靠的循证医学证据,且在规定期间内没有注销的药品和设备、消耗品、医疗技术,“医疗诈骗罪”可以追究责任单位和法人的刑事责任。 特别要强调的是,这是符合正义原则的——,但这些企业老板们已经有了“不可靠的产品”,赚了留下钵,政府有权力,有义务清除它们出场。 第二步,大幅提高医疗服务价格,补偿供应商损失,实时上市对弱势群体的医疗贷款,经过专家的经济评价和象棋倒退,可以尽快推进医疗服务价格的改革。

预示医疗保险缴纳改革的前进,在今后3~5年内,逐步提高医疗服务价格,构成体现成本、赋予医疗机构一定利益的医疗服务价格体系。 同时推进分级医疗,向基层弯曲,征收全科医疗价格,缴纳创造性医疗保险,性刺激基础医疗机构的业务转变为预防和快速疾病的防治。

节约的12000亿元,将充分补偿上述医疗服务价格的下跌。 医疗服务价格上涨后,如何保持低收入人群、弱势群体的医疗市场需求? 民政部门可以实施医疗救助措施,也许可以模仿大学生的补助金,发行国家贷款的低利率或无息援助贷款。 患者可以贷款诊疗,但可以将医疗过失的返还情况纳入个人联报系统。 另外,自学美国、日本的经验,医院拒绝向没有缴纳能力的患者支付治疗后的存款,也可以确保基本人权。

第三步,大幅提高一线医疗收益,建立市场化报酬制度预示着医疗服务的上涨,医院可以实时实行医务人员报酬改革,构成比较市场化的报酬体制。 报酬的减少不能向临床现场弯曲,不能根据工作量、临床价值,大幅度提高合格、规范医生的医生和护士们的利益。 根据我国现在的收入水平,内科医生可以遵循各地平均收入的3-4倍的原作工资(20-50万元之间),外科医生可以改编更高的系数,护士的平均收入必须在当地平均水平的1.5-2倍以下。 让我们计算一下在缴纳方式改革中节约的1.2兆元。

如果1万元能缴纳临床一线医生、护士,二级以上的医生护士约500万人,一级以下医院的医生护士250万人,二级以上医院的医务人员收入减少15万元,一级医疗机构的人均年收入充分减少10万元——费用其余的2000亿元希望各级医院提高医疗服务质量,提高基础医疗能力。 三医同期改革不现实吧? 这是唯一不现实的方案! 实质上“神药洪水泛滥”、“用药养医”、“过度医疗”等医疗混乱像不是我国独特的。

在20世纪70年代医疗改革开始前的日本,在FDA正式成立前的美国,出现过很多次。 美国和日本都已经通过医疗改革,彻底解决了“神药洪水泛滥”、“用药养活医生”的问题。 实质上,推进我国医疗改革,路径是唯一的,不能扩展避难的政策空间。 我们很高兴国家医疗保险局正式成立后,在推进“价值医疗”、控制违宪医疗和控制临床不合理支出方面取得了非常大的进展。

但是,业界也注意到,最近的医疗保险目录中有大量没有循证证据的药品。 笔者指出,不应该拥有医疗保险资金作为“产业扶植”、“反对民族医药”的武器——医疗保险部门,具体只有临床循证药品、设备、化疗手段纳入医疗保险目录的原则。 中央政府承认医学的专业性和认真性,表明医疗保险部门制定专业评价程序的权威,不得防止任何人和地方介入专业的公共卫生技术评价。 国家药监局近年新加入ICH,改革临床药物审查程序,提高了审查标准,但现在“神药洪水”是库存问题,管理入口就能解决问题的——如何清理安全性违宪产品不是核心问题。

国家卫健委现在是国家医疗改革政策的联合者,可以协商、推进有关部门,共同行动,致力于推进分级医疗系统,推进医务人员报酬制度改革,回归公立医院的价值医疗。 医保局管理钱袋,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提高资金有效使用。

药监局管理源头,保证违宪药品、违宪化疗手段、违宪器械和消耗品逐步注销。 国家卫健委管理医疗供给者改革,改革报酬制度,提高医院管理,提高医生和护士专业水平——未来改革,忠实执行“三医同期”,就一定能新的高度开展我国的医疗改革。 如果符合全世界医疗改革的内在规律,符合人民群众的健康利益,符合新时期国家的变革趋势,国家最高水平的领导人能够开展的话,在我国政府如此强大的动员能力面前,是无限的任务,医疗改革也不应该受到关注。-皇族电竞官网。

本文来源:皇族电竞-www.hayamalighting.com